原文链接: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opinion/letters/safe-schools-program-is-a-trojan-horse-for-sexual-behaviour/news-story/ee04da95d44b035bff350857c2fcaa20

译文:

澳洲人报,2016年8月20日 —— 给编辑的信

丽贝•卡厄本的文章揭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有太多的新马克思主义学者认为,学校与可塑的大脑是使激进运动在社会工程中被国家认可的最佳途径(“明确的性行为指南”,19 / 8)。事实上,的确有一个地方人们可以坦率地讨论性行为。这个地方就是家庭。

所谓的学校安全计划的主要问题是,它是一个加载的木马,从而使LGBTI群体选择的生活方式作为不可避免的遗传因素被介绍给孩子们,并且多元化性行为被认为是主流。

这些计划施行这种新的教学大纲的学校,是否有能力确认保护那些来自相对保守的民族或者有宗教背景的学生,使其能够不被迫接受这种新的强制的性行为世界的秩序呢?

我们中的很多人会想起约翰•克里斯在《生活的意义》中的当着课堂男生的面制定性交的画面。如果同性恋们,他们中的精英们不受限制,是否上述相似的情况会很快在艺术模仿中出现呢?

–彼得•沃特豪斯 ,克莱基伯恩  维州

作为一个老师也作为有儿子的母亲,我厌恶这样的“学校安全计划”会被列入考虑,更不用说资助和支持它。左翼们在教学大纲里嵌入这种废话已经足够令人沮丧。许多入学高中的学生,他们读写能力差到使人担忧。这最新的废话将挑战人们的信念。

–马尼•梅雷迪思, 辛格尔顿, 新南威尔士州

特别声明:以上资料来源于网络(请您参见篇首原文链接部分),所提供的中文译文仅供您参考,并不代表译者的个人观点,如果您认为译文和您的理解有出入,请您查看原文以便进行更深入了解。

以上译文版权归CCD编辑部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CCD-关注孩子未来

谢谢您的阅读、支持与合作!
CCD –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