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链接:http://www.newsweekly.com.au/article.php?id=57214

编者按:

()安全学校计划真的是关于反欺凌的吗?有何证据表明给年幼的孩童灌输性别流动性意识形态会促进校园包容性?又有何证据表明鼓励出柜可以帮助实现反欺凌的目的?充斥于该计划数项核心资源的大量性别性向多元化和教导学生轻率定义自己性向并变性的内容,究竟与校园反欺凌有何关联?

父母们,我们需要警惕了!是时候查看这个计划的真正目的和其制定者的真实意图了!

这篇来自《新闻周刊》(News Weekly)的报道向我们揭示了罗兹沃德发起该计划的真实企图,CCD编辑部的志愿者们协作翻译,并作为推荐转发译作为您呈现。请所有关心孩子未来的父母阅读、思考、判断并得出您的结论。若能转发,透过您而了解真相的尚未知情的父母定会感激您的善意!谢谢!

译文:

2016年2月27日 《新闻周刊》帕特里克 J. 伯恩

在公开场合,建立安全学校联盟计划的人说,这是为了阻止欺凌和自杀的,但是她在一个马克思主义会议上说,这是更为广泛的马克思主义战略的一部份,以彻底地改变社会。

拉筹伯大学的澳大利亚性健康与社会研究中心的罗兹沃德在2015墨尔本马克思主义会议上说,“在2010年……我就是建立维多利亚安全学校联盟(SSCV)的人”。这个计划现在被扩大,变成了联邦政府资助的澳洲安全学校联盟(SSCA)。

SSCA一直以来的特定公众辩护模式是:有必要停止欺凌和减低LGBTI学生与宣称除男或女之外的各样性别的学生的自我伤害。

但是,在这个马克思主义会议上,罗斯.沃德给出了一个统治阶级(资本家)如何把男和女、性别,婚姻和自然家庭的传统概念强加给社会以“打破常人的精神意识”的马克思主义分析。

going-to-schoolrgb
上学从末象现在般充满危险

正如所有的意识形态一样,性马克思主义也有其需要破解的密语。

马克思主义教义指出,资产阶级(拥有资本的富人)使用了所有的主要社会机构 – 政府、法庭、教会和文化 – 以压迫、征服和在经济上剥削工人阶级。

沃德宣称,作为剥削过程的一部分,资本家们把抑制性自由的文化和道德规范强加给性别、婚姻和自然家庭。

“为使资本主义运作平稳统治阶级已经并继续通过压迫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关系、性向和性别认同,并协同性别歧视、恐同症和跨性别恐惧症而得益。”

她说:“两者协作以打破常人的精神意识,侵蚀我们的思想,使我们接受现状并让我们继续生活或者渴望生活,或者让我们觉得我们就应该生活在一个小的社会单元和家庭中,在那里我们必须繁衍并为那些单元里的人负责。”

沃德辩解说,资本主义社会与文化的概念延伸到我们社会的每个方面:” 除了社会耻辱和歧视,社会中几乎每种结构也都是仅为男或女这两种可能的性别而设立的。

“我们使用的卫生间里的一切、学校制服、更衣室、所有官方的文件、护照、你进机场的程序,所有一切都被分成这两种有限的性别选项。”

正如需要一场政治革命把工人从资本主义经济压迫中解放出来一样,沃德宣称也需要一场性革命把每个人从资本主义性压迫中解放出来。甚至,性解放也将在文化和经济中解除资本主义束缚。

那么沃德的解决资本主义性压迫的方法是什么?

马克思主义是她的解决方法。沃德说:“马克思主义提供了创造一个世界所需的希望和策略,在这个世界里人的性向,性别和我们怎样与身体相处将以格外新颖和令人惊奇的方式展现出来,而今天我们只能试着去想象,因为马克思主义有一个社会变化的理论。”

为此,沃德赞美了前苏联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后推出的性解放政策。这包括了“性别中立语言…..一种在今天被变性倡导者视为是变性和其他倡导运动的核心要求。”“他们(前苏联)还取消了固定年龄的许可….

在性革命的情境中,在马克思政治和经济革命的概念和相似之处,沃德发现了她的安全学校联盟维州计划,而这个计划现在成为全澳范围内490个学校里的澳洲安全学校联盟计划。

这个计划对一系列的性体验给予了支持,它建议年轻人绕开学校和其他网络过滤系统去访问色情与性交工具网站; 它提出荷尔蒙治疗和手术变性是安全和可接受的;它提出使女孩的性别看起来不明显的危险的束胸行为是可接受的;它鼓励学校同意跨性别的学生根据自已认同的性别来使用更衣室和厕所;该计划的资源也提供了到成人同性恋机构网站的链接。

这个课程是使学校成为沃德描述的必须从资本主义中解放整个社会而并非只是LGBT人群的性革命的基础要素的策略的一部分。

在沃德的演讲中有一条重要的线索使这些都清晰了。

这条线索需要根据一个核心的马克思主义教义去理解,它是这样说的:要让工人真正地得到解放,仅建立一个象前苏联那样的共产主义国家是远远不够的。要让前苏联的工人真正被解放,全世界的工人都必须得到解放。

为此,苏共在世界各地发动和资助了代理人革命运动和战争以建立更多更多的共产主义国家。

作为对这个经典的马克思主义教义的附和,沃德诠释男同性恋学者丹尼斯. 奥特曼的话说“没有全民性解放,同性恋就无法赢得解放。以马克思主义的说法,这意味着只有当所有性取向和性别的人从资本家强加的传统道德或生物学上被解放后有了公开的性许可,LGBT人群才能真正得到解放。

沃德的演讲把安全学校联盟计划放到一个激进的性革命的意识形态背景中在全澳洲的学校中推行。

政客们没有审查澳洲安全学校联盟计划的意识形态背景,也没有认真审查这个有问题的为该计划辩护的社会调查,这是非常离奇的。真的有10%的学龄学生被同性吸引吗?

相反地,两届维州工党政府和一届自由党政府都支持这个计划。在陆克文政府后期黄英贤提供资助后,联邦联盟政府也继续对这一计划提供资助。

澳洲学校孩童的家长们真的认可这个名为防欺凌而实为摧毁道德和我们的社会结构与家庭的计划吗?

特别声明:以上资料来源于网络(请您参见篇首原文链接部分),所提供的中文译文仅供您参考,并不代表译者的个人观点,如果您认为译文和您的理解有出入,请您查看原文以便进行更深入了解。

以上译文版权归CCD编辑部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CCD-关注孩子未来

谢谢您的阅读、支持与合作!
CCD –
编辑部